您现在位置:尉犁县政府网 >> 网站专栏>> 电商务进农村专栏>> 工作动态 >> 正文内容

塔河边的尉犁电商破解的不仅仅是新疆“不包邮”

来源:作者:发布日期:2016年08月23日点击数:

塔河边的尉犁电商破解的不仅仅是新疆“不包邮”新疆>要闻

 

塔河边的尉犁电商破解的不仅仅是新疆“不包邮”

8月19日在由新疆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巴州党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大型网络文化活动“穿越楼兰”走进尉犁。其实,对尉犁电商采访是从一个微信群开始的。“穿越楼兰”尉犁县达西村活动组别出心裁,特地创建了微信电商直播采访群,把全国记者拉入群中,连续几天直播自己每天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让记者未到尉犁县,就已经了解了尉犁电商的故事,认识了尉犁的年轻人,这种做法也让记者眼前为之一亮。

而在后面的采访中,我们深刻的领会到,正是这种新理念,还有尉犁县干群团结一心,脚踏实地,让发展电子商务先天不足的尉犁县达西村发展成了西部有名“淘宝村”.

达西模式: 进行拉网式培训,达到“全民电商”的水准

在走访中我们发现,按通常的思维,尉犁县其实没有多少做电商的条件。这是一个地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的小县城,塔里木河从这里流向罗布泊尽头。多数人文化水平相对落后,因此做电商可以说几乎是从零开始。比如很多农民连网都不会上,有的老人甚至一开始都不敢碰触电脑,担心被电着,也有人观念陈旧不愿接受网上买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尉犁县达西村却做成了有名的“西部淘宝村”.

 

 

尉犁县电商培训工作人员走家串户搞培训。

这样的变化起始于尉犁县引进黄昌辉这样的高级人才。黄昌辉,是本地本物创始人,知名品牌运营专家,从事品牌运营管理二十年。黄昌辉认为,给“红色达西”增加“电商达西”的时代内涵,在整个新疆具有非常重要的示范带头作用。黄昌辉以其观念带给当地改变,也带给自己机遇。时任尉犁县委书记马文郁说:“观念比资金更重要,达西村下一步的发展需要一个有脑子的人来策划。”

 

 

尉犁县电商带头人黄昌辉。

自2015年10月起,本地本物公司就着手策划尉犁达西模式2.0版,数易其稿,并报县委、县人民政府研究,于12月正式确定尉犁(达西)模式。“一个中心,一个平台,五大体系。”即以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为引擎,“智慧达西”为平台,驱动政务、工业品进村、农产品进城、溯源、物流五大体系的一体化的闭环电子商务生态圈。

模式确定以后,从尉犁县的书记到县长到村长都成为了电商小组负责人、服务站的站长和委员,政府直接介入帮助当地的电商发展,官员直接参与进行普及式教育,让人们转变观念,带领当地老百姓发展电商。24岁的大学生村官温明睿就是其中之一,每天一大早,抱着纸箱子挨家挨户收土鹅蛋、蜂蜜,边收货边挨家挨户做培训,然后放在“智慧达西”电商平台上代卖。这是他作为哈拉洪村村委委员和电商服务站站长的日常。

在推广普及中,根据新疆地区具有多个民族混居的特点,尉犁在全疆首创了维汉双语培训,手把手教农民学电脑。为了学习到内地的电商理念与模式,尉犁县还专门从内地引进电商领军人物,把优秀的商业模式和先进经验带到达西村,通过广泛动员和密集培训,电商队伍初具规模。截止今年6月底,已完成代卖代销1000多万元。

但骄人业绩背后却是只有开拓者才知道的艰辛,一开始不被理解不被接受的情况时有发生,每个参与者都能说出一箩筐的亲历故事。

 

 

尉犁县电商团队收到了最好吃的甜瓜。

“你讲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培训师阿布都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给农民做电商培训时候遭受的不屑与质疑。

其实一开始不止是农民对电商不接受,就连培训师也并非心甘情愿,阿布都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纠结和蜕变。

今年27岁的阿布都毕业于新疆农业大学,也就是前边美谈中那个勇敢的男主角。大学毕业后他尝试过养羊卖羊,倒卖饲料等,但生意做的并不如意,就在他为前程倍感困惑的时候,姐姐无意中看到县里培训站的招聘信息,跟他说,你是大学生,又学过电脑,可以去那里试试啊。

阿布都很顺利的就被录用了,但被分配到培训部却让他很不开心,一心想做大事的阿布都压根就没看上这个琐碎的工作,加上培训时候农民的不理解,他心里甚至嘀咕着要辞职。

而让他彻底喜欢上这个职业是一次帮农民卖牛的经历。有一次一个农民试探的问他,你总给我们讲电商这好那好,那我有一头牛,你能不能帮我卖出去?阿布都立即把相关信息整理发布到当地的平台“智慧达西”上,结果牛很快就被买走,当他看到农民拿到钱的高兴样子,让他突然体会到了这个工作的价值。

尉犁县通过电商解决了30多名像阿布都这样返乡大学生就业。阿布都他们负责培训的农村电商服务站一共有58个,这58个站点已经实现了全县基层电商100%覆盖。这些传播电商理念手把手教农民上网的年轻人像极了在草原上撒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他们坚持每周用双语(汉语、维吾尔语),分阶段、分年龄层对当地居民进行电商培训,对于基础差、理解能力慢的村民甚至进行上门一对一培训,至今已培训130多场,培训人员达8000多人。

正是尉犁县从上到下的努力,使尉犁县的电子商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在已成为全疆响当当的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

用新疆独有的好产品做竞争的后盾

新疆地大物博,盛产许多诸如葡萄、红枣、核桃、牛羊肉等原生态高品质物产,但现实情况却是一方面高品质的物产难以销售出去,另一方面内地人又不容易买到纯正的新疆物产,而借助电商则打破了这一困局,让更多内地人享受到健康安全的产品,而且尉犁的农民也借此增加了收入,改善了生活。

哈拉洪村的贫困户康阿姨喜欢养鹅,以前没有电商的时候,家里就六只鹅,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而自从服务站帮助她在网上卖鹅蛋以来,她从赚零花钱到有了规模收益,慢慢的鹅蛋不够卖了,现在她不但有了自己的大鹅圈,增加了四十多只鹅,日子也越来越红火了。

 

 

尉犁县农户在电商平台为自家土特产品代言,推荐售卖。

 

而且不止卖鹅蛋这样的农副产品,农民以前只能自用的每一样产品现在都可以在网上售卖,变成收入。有一次负责本地电商业务的站长温明睿和本地本物的一位工作人员一起到康大姐家,无意中看到她家蟠桃树上结满了又大又红的蟠桃,非常诱人,就摘了一个尝尝,入口清甜,味美汁甜的,非常好吃。

康大姐介绍说:“我家的蟠桃今年第一次挂果,我没有打过农药,我们自己下地干活渴了饿了,都拿几个蟠桃垫一垫。”几个小伙子听了觉得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让更多的人吃到才行,于是他们商量着,要不我们帮康大姐开一个微店吧,康大姐一听要开微店,担忧的说:“这个是不是很麻烦?”温明睿说:“没事,您别担心,有关微店的事情,我们都会帮你弄好,你只需要采摘好蟠桃就行。”随之他们就开始分工协作,你拍照片、我建微店、他写广告词,不多久一个微店就诞生了,现在康大姐家的蟠桃已经跟鹅蛋一样受欢迎。

在尉犁像康大姐这样坚持只拿自己家最好的产品来卖的商户有太多太多。贫困户钟华家养有蜜蜂 ,尽管收成不高,但老人家一直坚持诚信为本不添加任何糖精 ,坚持把最天然最好的罗布花蜜以淳朴的方式呈现给顾客。正是新疆人淳朴厚道的性格使得他们产品如人品,在假货扰民的当下,他们有走更远的信心,他们说我们在物流方面目前没法与其他地方的电商竞争,但我们会坚持做好的产品,能让人们一说起新疆的产品就想到最真最好。

除了商户的自觉意识,政府也着力系统的产品品牌打造和推广,提高农户和涉农企业的品牌意识,加强农产品品牌化建设。政府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鼓励支持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和优质产品生产基地进行有机、绿色及质量体系认证,提高质量管理水平,打造精品名牌。

 

 

2016年5月,本地本物公司与米其林合作,尉犁罗布羊被米其林星级主厨LUCA选为星级私宴的顶级国内食材,将尉犁罗布羊打入了国际高端餐饮市场。

比如对获得农业部绿色认证标识的农产品,一次性奖励2万元;获得地州级以上驰名或著名商标的农产品(种植业),一次性奖励3万元;获得农业部有机认证标识的农产品,一次性奖励5万元。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走品牌化网络营销之路,积极争创著名商标和驰名商标。以低价集中采购统一包装,着力唱响“达西村”、“罗布人”、“达西巴扎”等农业电商品牌,推动形成农业电商集聚优势区。研究改进农产品的包装技术,提高农产品的包装质量,提高农产品的保鲜程度和附加值。

快递不到家,政府接力“最后一公里”

在新疆发展电商最大的瓶颈就是物流问题。成本高,运输时间长,包装与长途物流不匹配等都是致命的难题,有些低附加值的好产品,往往因为这些原因根本走不出新疆。尉犁县电商办干部在采访中举例说:“新疆的快递费通常是首重15元,续重10元,你买个几十元的东西,最后邮费往往比货物还贵,这种情况其实严重制约了新疆电商的发展。”

 

 

塔里木河边朝气蓬勃的电商团队。

针对这些问题,尉犁政府先是着手解决慢的问题。通过财政补贴龙头企业购买了两辆冷链物流车、并在福建、重庆等地建立了分销仓库和实体店、最近正在和河南、河北及华西村洽谈分销仓库。其目的是实现本地网上下单、异地24小时内配送发货这样的一种模式。

其次是解决贵的问题。针对做电商的企业和个体,为帮助扶持降低他们的物流成本,县政府统一将快递公司引入电商基地入驻,提供房屋免租等优惠政策,条件是快递公司必须给予商户和个体电商半价的优惠,在半价的基础上,政府再给予疆内每公斤2元和疆外每公斤3元的补贴。如市场快递价是10--15元,电商基地价是4.5~7.8元不等,政府补贴后,商家只承担物流费2.5~4元不等。

 

 

 

 

 

图为尉犁县村级电商物流配送车。

截止今年6月,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尉犁县新扩建8000平米达西电商产业园和2万平米达西电商仓储物流园,近期已投入使用。入驻基地的电商企业和商户达86家,入驻快递公司4家。这对推动边疆地区电商前期发展至关重要。

当然 即便是做了这样的补贴,由于快递往往只会送货到乡而不到村的局限,而新疆又有幅员辽阔的特点,有时候从村到乡往往就需要几十公里的路程,没有物流车和专职人员,物流困难还是很大。为解决村级服务站的物流问题,县里专门配备了2辆物流配送车负责向各村免费送货,这样所有发往村服务站的货品,由各物流快递公司统一发到运营中心物流分拨中心,再由运营中心农村部送到各村服务站。截止6月15日前由本地本物员工骑车或开车送至各农村服务站的包裹有4100多个,有时一天需要送3-4次。使西部广大农民真正享受到了“动动鼠标动动手,包裹送到家门口”的便利。

当然,尉犁县能克服自身困难,在一穷二白基础上做成今天有名的“西部淘宝村”,除了达西村原有的物质条件保障,政府的先进理念和发展电商决心的推动,还有基层工作人员的勤恳和努力,正是这上下一股绳儿的干劲,才促成了今日“西部淘宝村”的新貌。(作者 李莹)

 

尉犁县“达西巴扎”电商扶贫新模式“遍地孵化”

新疆尉犁县兴平乡达西村,昔日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但是达西人发愤图强,一步步发展成为了“新疆第一村”,也是全国闻名的小康村。

在诸多的荣誉面前,达西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们向着更高的目标“新疆信息化第一村”稳步前行,充分利用达西的知名度,开创“智慧达西”电子商务新格局,让达西村成为全疆引领农村智慧发展的典范,让这块响当当的品牌产生了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2015年5月1日,达西电商战略研究所成立。

新疆日报 记者葛惠芹报道:8月10日,来自全国70多家媒体的100多名记者奔赴巴州各县市,参加由新疆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巴州党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穿越楼兰”大型网络文化活动,同时,新华社、凤凰网、中国经济网、中新网、新疆亚欧网等媒体记者与尉犁县各农村服务站站长代表、电商达人、农民代表们等107人相聚在“穿越楼兰——电商采访群”,开启了一场别具一格的网络电商直播及媒体采访活动。

达西电商人,更多是一些70、80、90后的年轻人,在微信群,他们向记者讲述了达西电商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各服务站点的暖心故事、电商培训老师的心得体会以及入驻电商的致富经历……总之,短短6天的微信群采访,通过这些快乐电商人的爆料,点燃了记者迫切要探究达西电商跳跃式发展的根源。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