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尉犁县政府网 >> 网站专栏>> 最美尉犁人 >> 正文内容

与胡杨的对话——最美摄影人王汉冰

来源:作者: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3日点击数:

世界上胡杨的分布区很广泛,但90%的胡杨都生长在中国新疆,而新疆又有90%的胡杨生长在塔里木盆地四周。生活在胡杨之乡的摄影师王汉冰与胡杨朝夕相伴,观察胡杨、琢磨胡杨,以至迷恋上了胡杨。他的摄影作品,以胡杨为多,也以胡杨最有特色。他以镜头为媒介、以生命为主题、以心灵的感悟为通道在与胡杨对话。

王汉冰的家乡在新疆塔里木河下游的尉犁县,离家不远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南缘,在塔里木河和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周围,生长着大片的天然胡杨林,这里也是中国最大的天然胡杨林保护区。

 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见到最多的乔木就是胡杨。这里的人们与胡杨的关系也最为密切,最具感情。他们用胡杨木建房、做家具、木车、盆、勺等生活用品,凿胡杨木为舟,种植胡杨林做防风林带…….

王汉冰高中毕业,考入新疆林业学校,学的也是林学专业。在校期间,时常采集一些树木的种子,在培养皿培育它们生根发芽,然后移植到林地中,看着它们慢慢长大,心里常常有一种成就感和责任感。由于经常和树木打交道,对树木便有了更深的了解,也逐步产生了情感。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经常去野外,随处都可以见到胡杨,尤其是秋天的胡杨,金壁辉煌,非常漂亮,总想把它表现出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户外摄影,慢慢地喜欢上了摄影。当时拍照也不懂摄影用光、构图、立意等,只要是感到好看的就拍,于是胡杨就成了他拍摄的主题之一,但是内容多为金黄色的胡杨,当时的拍摄是毫无目的性的。

从1995年起,他用两年时间进行了摄影理论和技术的专业培训,对摄影有了比较系统的理解。他的家乡有中国最大的胡杨林保护区,他拍胡杨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什么不把相机聚焦胡杨呢?但他不能简单模仿和重复,该从何处突破?从什么角度去表现胡杨?要通过胡杨诉说什么……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在拍摄过程中,看到塔里木河下游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有许多胡杨林大片枯死,很多被沙漠掩埋,生态遭到严重破坏,尤其是新疆南部地区近几年来沙尘暴日益频繁,风沙天气逐年增加,严重影响着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这些现象时刻撞击着他的内心深处,使他对拍摄胡杨的目的逐渐明朗了,那就是用科普和艺术相结合的手法,全方位、系统化地去表现胡杨,用他手中的相机反映胡杨的生存状态、生存环境,让更多的人认识胡杨,热爱胡杨,进而保护胡杨,保护我们的生存环境。

拍摄胡杨是一份责任,更是艰辛的过程

带着这份使命感和责任感,他对胡杨的拍摄从盲目走向了有意识有主题的系统拍摄。拍摄的过程是辛苦的,甚至是危险的。在多年的拍摄中,他迷过路、翻过车、掉进过冰河中……也常常为等待好的拍摄时机带几瓶矿泉水、馕(维吾尔族的一种用面烤制的饼,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不变质)、榨菜等,披星戴月,风餐露宿于沙漠戈壁中;也时常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穿行在胡杨林及荒漠中直至精疲力尽,席地而睡;为拍摄冬季胡杨树挂,往往是天不亮就起床上路,在凛例的寒风中等待曙光的到来……

为了反映冬季胡杨之美,2002年12月在一个刚下过雪的清晨,他骑摩托车到离县城10余公里的郊外去拍摄树挂,踩着薄冰想到达对岸,不小心掉进冰河中,掉进去的第一反应首先是相机,潜意识里将握着相机的手高高举起,当身体稍稳后用力将相机滑向河岸,然后再忍着寒冷一点点想办法上岸,冰太薄,一使劲就破裂,费了很大力才上来,齐腰深的水把他的手机也浸泡坏了。上岸后的寒冷更加难以忍受,可看到好的光线和风景,寒冷似乎突然间消失了,浑身湿漉漉的他在河岸上又拍了两个多小时,才感到浑身传来的冷意,骑摩托车回到家时两条腿已冻得麻木失去知觉。由于常年骑摩托车,他的膝关节已有炎症,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

2003年秋季,他和两个影友去一个陌生的原始胡杨林拍摄,头一天傍晚到达,天色已黑,也没有时间仔细观察环境。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拍摄一些早晨的景色,想着早晨拍摄时间短、天也不热,就没吃早饭也没带干粮和水。进入胡杨林中后他与影友分头拍摄,边走边拍,不知不觉就走进了胡杨林的深处,等到返回的时候发现自己迷路了。

当时刮着风,他的喊声淹没在风声中,想找来时的脚印,但胡杨林中的盐碱地上很难留下痕迹,只有凭着印象找拍摄过的胡杨树,但收获甚微,因为进来时是没有路线的,不管东西南北随意走。于是他看见高的土堆就上、高一点的树就爬,把相机最长焦距的镜头装上四处瞄望,5个小时后,他又饿又渴,精疲力尽,摄影包愈发显得沉重。就在快要绝望时,又爬上了一个高土包,这时他突然从镜头中看见远处有一个白色反光点,推测可能是一辆车,于是兴奋的朝着这个方向走去。这的确是辆车,然而不是他们的,但给了他很大鼓舞,于是就沿着车印四处寻找他们的车和人,中午2点多钟,终于找到了他们,另外两位影友也在焦急地寻找他。虽然这次有惊无险,但也给了他一次很深的教训。

为了表现不同天气下的胡杨,在2005年夏季一个雷雨交夹的夜晚,他冒着被雷击的危险蹲在胡杨林中的一个低洼处拍摄近2个小时。当时手中捏着快门线,看着频繁亮起的闪电心中十分恐惧,但是千载难逢的景象和内心强烈的拍摄欲望战胜了被雷击的惧怕心理。

2008年10月,他们6个影友开着两辆越野车到沙漠腹地拍摄胡杨,在路过一大片芦苇地的时候,他开的北京吉普213车因长时间挂着四驱,又是慢速行驶,当他在一处地势稍高的地方停车查看地形时,极度高温的排气管烘着了车底下的芦苇,顿时车引擎内就开始冒烟,他和另一个影友立刻打开车盖,拿出矿泉水浇火,但因火较大无法扑灭,幸亏后面的车及时赶到,拿出他们车上的灭火器,才把火止住,但地下的芦苇还在燃烧,他又急忙上车,在前车盖都来不及盖上的情况下,把头探出车外,加力开了几十米一处芦苇少的地方停车,才算逃此一难。当时芦苇燃起的火已把汽车线路的外层保护套烧着融化,没有烧透里面的线路,没有引起短路,否则,数十余万的车和摄影器材将毁于一旦……

十七年来,他立足家乡,以当地的民俗、风光等为题材,创作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尤其是他的胡杨摄影作品,立意深刻、构图精巧、简洁凝练,富有个性,相继有500多幅作品在《中国摄影》《中国摄影家》《中国国际地理》《大众摄影》《摄影之友》等国家、自治区级刊物上发表和获奖,其6幅作品入选《中国摄影家作品集》《中国当代摄影家作品鉴赏》,出版过旅游风光画册《罗布淖尔》;个人摄影专集《胡杨》《永远的胡杨》《胡杨》第二版;《画意胡杨》《胡杨之歌》、旅游丛书《曾经沧海罗布人》和《走进罗布淖尔》等8本书籍以及个人风光挂历、明信片等。

王汉冰同志热爱家乡,热爱事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他常常利用手中的相机反映家乡的环境保护问题、污染问题、文化遗产保护问题等等,并身体力行参与到这些活动中。

他用用摄影语言,让更多的人认识胡杨,热爱胡杨,进而保护胡杨,为保护环境事业尽了一个摄影家的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王汉冰同志从摄影艺术的角度,大力弘扬主旋律、紧扣时代脉搏,为宣传当地的建设成就、旅游文化和让外界了解新疆、巴州及尉犁县作出了卓越贡献。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