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尉犁县政府网 >> 网站专栏>> 尉犁县反邪教专栏 >> 正文内容

邪教杀童惨案骇人听闻

来源:凯风网作者:发布日期:2017年06月03日点击数:

  还记得上面这张震撼人心的照片吗?2017年4月4日,叙利亚西北部反对派控制的城镇遭到沙林毒气袭击,造成超过100人死亡,约400人受伤,其中包括11名儿童。在这11名儿童中,一位叙利亚父亲怀抱被毒气害死的双胞胎孩子欲哭无泪的照片让人痛彻心扉。

  儿童本是生命的幼芽,是人类的未来和希望,儿童的生存、保护和发展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中华民族素有“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传统美德。然而邪教却视生命如草芥,在一起起惨绝人寰的邪教惨案中,儿童这些生命的花蕾备受摧残,触发人们对邪教攻击事件的深恶痛绝。

  美国“人民圣殿教”琼斯镇惨案276名儿童惨死

  人民圣殿教成立于1955年,创立人是新教牧师吉姆·琼斯。1974年开始,吉姆·琼斯着手建立农村型人民公社——琼斯镇。这个以其名字命名的公社位于丛林内,完全属于隔离状态。1978年11月,该教信徒在教主琼斯的胁迫下,在南美圭亚那琼斯镇集体自杀,造成914人集体死亡,其中包括276名儿童。该教派的教规极其野蛮,小孩违犯教规要受罚,甚至可能被投入水中溺毙。在自杀惨案前,大点儿的孩子被强迫喝下含有氰化钾的柠檬水,幼儿被用勺子喂下致命毒物。

  乌干达“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惨案200余名儿童惨死

  乌干达邪教组织“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由约瑟夫·基布维特尔和克利多尼亚·玛林达创立于1980年。2000年3月17日,该教530名信徒在邪教教主的邪说蛊惑下集体自焚。随后又在邪教总部所在地挖出了几百名被杀害的信徒尸体。累计被谋杀的信徒超过1000名,其中包括近200名天真无邪的儿童。2000年3月29日乌干达警方经过搜寻和挖掘,在 “恢复上帝十戒运动”邪教头目之一卡塔瑞巴波住宅的地下挖出了40具儿童尸体。这些儿童尸体上都有利器伤痕,显然是被杀害致死。据此间媒体披露,“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邪教头目们有专喝儿童血的罪恶习性,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提神和避免灾祸”。一位名叫卡塔奴的居民说,2000年3月3日,自己因事突然走进一女邪教头目的房间,看到她正蹲在一个血淋淋的儿童尸体旁边。卡塔奴见此惨状,转身惊恐而逃。

  美国两位母亲信邪教残杀子女酿2死2伤

  据台湾《民视新闻网》2014年1月19日报道,在美国马里兰州有2位妇女因为误信邪教,认为小孩需要驱魔,竟然亲手害死自己的骨肉。警方是接获邻居举报,赶到日耳曼市这栋民宅,当场发现4名孩童血迹斑斑,躺在楼上卧室,其中最小的1岁男童和2岁女童,身中多处刀伤不治,另外2名5岁和8岁的孩子,也伤重送医。其中一位涉案的母亲供称,当时她正在进行驱魔仪式。

  南非少年听信邪教残杀年幼的弟弟妹妹等4位亲人

  据南非新闻网站“新闻24”(news24)2016年5月28日报道,南非约翰尼斯堡郊区一名14岁少年听信邪教,为了能在月圆之夜喝到人血,手持利斧,砍死祖母(58岁)、母亲(42岁)、弟弟(7岁)、妹妹(3个月)等4名亲人,甚至喝下妹妹的鲜血。与凶手同住的8岁的妹妹与表妹,则在惊恐中跑进邻居家求救而逃过一劫。幸存的妹妹告诉警方,14岁的少年在行凶前曾点燃蜡烛祷告。据邻居反映,该少年曾说过渴望成为魔鬼教徒(Satanist),但他必须通过“杀害家人,并噬饮他们的鲜血”的测试。一旦通过,不但可以成为教会一员,还可获得约相当于7万元人民币的奖金。邻居还说,少年曾表示要在24日执行仪式,因为“当晚是满月”。

  “法轮功”杀童血债累累

  2001年1月23日,7名河南籍“法轮功”痴迷者制造的集体自焚惨案,震惊中外。年仅12岁的小学生刘思颖命丧黄泉,2死3伤的后果和血腥、残忍的画面,让世人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面目。

  2002年4月22日,“法轮功”痴迷者关淑云家里聚集了包括4名十几岁的孩子在内的40个“法轮功”练习者,关淑云认定女儿身上附有魔,就掐女儿的咽喉,女儿不断地喊“妈妈,妈妈”,并无助地说:“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的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关淑云全然不顾,仍用力掐卡。在场的其他人,有的下跪或双手合十祈求尽快地把魔除掉,有的因为害怕远远地躲到墙角,还有的木然地看着。戴楠几番挣扎,终至窒息身亡。

  戴楠和关淑云

  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法轮功”痴迷者佟岩为了圆满升天,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杀死在床上。事后佟说:“我修炼未成正果,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机会来了,从厨房拿一把菜刀走进屋朝女儿头部、脸部、脖子砍了几刀,血溅到衬裤上,到楼下为徐澈超度”。佟还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佟岩没有练“法轮功”之前,是一位贤妻良母,练功让她由人变成了“恶魔”。

  2005年7月10日凌晨,天津大港油田职工“法轮功”痴迷者李艳忠在家用菜刀杀死年仅6岁的女儿李玥和6岁的外甥张鑫。李艳忠自首时称:“练了9年法轮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杀人。”“当时觉得脑海里充满了杀人的念头,思想被一些不好的‘生命’控制,就像不是自己的思想一样,他就控制你的思想,叫你去做杀人、自杀等事情。”

  2009年7月7日凌晨,广东省南雄市黄坑镇的“法轮功”痴迷者王群英,将年仅6岁半的女儿用刀砍死在床上,自己也抹了脖子,经全力抢救暂时脱险的王群英称,她担心自己“圆满”后,女儿一人在人世间会过得十分辛苦,便决心带着女儿一起升天成仙。王群英对杀害女儿没有一丝悔意,反而愈加怨恨周围的人坏了她的“好事”。7月17日下午,王群英病情恶化,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17年1月9日,美国俄亥俄州发生一起华裔夫妇杀害5岁女儿的案件。警方初步调查得知:小女孩赵·艾什丽的母亲陈明明用“右拳多次狂殴女儿头部”,导致女孩死亡。父亲赵亮曾试图抢救,结果失败了。陈、赵这对华裔夫妇决定把女儿藏尸餐馆内,并向警方谎报“失踪”,他们因涉嫌谋杀被警方逮捕。《检察官》网的报道称:“讽刺的是,陈明明声称自己是兜售‘真善忍’核心理念的中国精神修炼团体法轮功的信徒。”

  左为赵·艾什丽,中为陈明明,右为陈明明以“法轮功”身份申请政治庇护的法院官方文件

  “全能神”杀童心狠手辣

  1996年2月,江苏沐阳县“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丢失了“传道人”送给自己的十字架和日记本,认为其被“神灵”取走,只有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恶”。为此,她居然抡起斧头残忍的砸死了自己8岁的亲生儿子,还丧心病狂地将儿子钉在自制的“十字架”上。

  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队在短短12天内,接连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护法队竟然将脱教者的孙子杀害,这个孩子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脚心印有闪电标志(“全能神”的标识)。经当地警方调查,遇害儿童的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成员,因为意图脱教而遭到“全能神”的惩戒报复。

  2011年1月,河南兰考县“全能神”信徒李桂荣因照顾幼女影响“为神做工”而被“全能神”组织由“带领”降为“执事”。李桂荣认为自己降职是因为女儿是小鬼,阻碍了自己“做工”,遂心生恶念,用剪刀向熟睡的女儿猛刺,致使幼女当场死亡。

  2011年4月,江苏省“全能神”信徒王玉芳感觉自己3岁的女儿“魔鬼缠身”,挥刀将女儿砍死,并将女儿抛尸村外。

  2011年8月,河南村民赵秀霞让“全能神”信徒为14岁的儿子梁超治疗腿部疾病,而“全能神”信徒的“治疗”手段居然是唱经、祷告,加上用木板固定住梁超用砖头压,甚至用人上去踩,最终导致梁超死亡。

  “门徒会”杀童令人发指

  1996年农历腊月24日,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的妇女王清莲生火时烧伤了脸和脖子,“门徒会”成员李荣财听说后,伙同其他成员数名,劝王不要去医院,祷告求“真神”保佑即可,组织祷告4天,王清莲不治身亡。1997年正月,死者王清莲之女李春娥2岁的儿子薛丢丢发高烧,愚昧的李春娥不仅没有从母亲的死吸取教训,反而请来李荣财给儿子治病,又是跪地祷告,错失了最佳治疗时间,可怜的小丢丢也咽气身亡。1997年腊月, “门徒会”成员薛谈7岁的女儿薛文华患病,李荣财为其持续祷告7天后,孩子死亡;孩子时候,李荣财还继续祷告期待其“死而复生”。

  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八肯中乡农民王吉毛、张树香夫妇受人蒙骗加入“门徒会”后,让14岁的独子王雨濛辍学跟他们一同信教,一家三口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其子因为正在长身体,只吃二两粮饥饿难忍,便经常去邻居和亲戚家讨要和偷拿吃的东西,王吉毛、张树香知道后,认为很丢人,于是对儿子进行了打骂,儿子一气之下将一瓶甲胺磷农药一饮而尽,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河北故城县“门徒会”成员苏某的女儿患有青春期子宫出血疾病,苏某让女儿每天跪地祷告,不让她到医院治疗,致使女儿死亡。面对死去的女儿,中毒很深的苏某还对着尸体祷告4天,企图使其复活。

  “门徒会”信徒孙坪,为本县农民鲍成形患有精神病的儿子“赶鬼治病”,连续5天捆住病人手脚,禁水禁食,将其活活折磨致死。

  邪教组织杀人害命,连天真无邪的儿童都不放过,真是可恶至极。一桩桩血淋淋的残杀儿童的惨案,让人们痛心地看到了邪教的穷凶极恶,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警示人们,远离邪教,就是远离危险,远离伤害。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