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调解典型案例(二)

来源:杭州市法制办作者: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0日点击数:

一、案情介绍

杭州某某装饰公司承接了萧山区新农都店铺、商业城店铺等三处装修工程,拖欠了此三处工程劳动者部分劳动报酬。区劳动监察部门接到劳动者投诉后立案,于2016年3月29日向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发出了《劳动保障监察询问通知书》,杭州某某装饰公司未执行。区劳动监察部门随后多次催告杭州某某装饰公司依法接受调查并提供工资支付凭证等相关资料,该公司仍未执行。区劳动监察部门根据投诉劳动者提供的工资清单等证据材料,向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发出了《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杭州某某装饰公司逾期未执行。杭州某某装饰公司提出其将工程转包给汪某,与汪某系加工承揽关系,投诉的劳动者系汪祝明雇佣的工人。但该公司提供的新农都店铺等三个工程费用显示为直接支付材料和直接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及汪某暂借款,且该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对质量和进度都进行了管理,认定其和汪某的法律关系不属于承揽关系。区劳动监察部门责令该公司限期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以及加付赔偿金的行政处理。该公司逾期未支付后,区劳动监察部门又根据规定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决定。该公司不服该处理及行政处罚,向杭州市人力社保局申请行政复议。

二、调解特点

本案的核心是因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和第三人的纷争,对行政机关处理不服,其根源在于该公司和第三人汪某及众多劳动者之间纠纷的平息。该案涉及人数多,十余名劳动者,时间跨度长,从劳动者投诉至行政复议时间已有一年多。

本案中该公司和汪某除了正常的劳动关系外,还有违规的内部承包关系,因此双方之间的资金结算较为复杂,除正常的劳动报酬发放外还涉及第三人预先领取的劳动者报酬、维修赔款等,双方对金额的差异较大,因此无论区劳动监察部门如何处理,只要一方对该处理结果不服肯定会进入下一步的复议诉讼程序。因此,如何缩小双方的差距,达到最终和解目的是本次调解的重点。本案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和第三人都存在一定过失,因此造成了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和第三人的纷争。在对案情充分了解分析的基础上,市人力社保局及时介入,采取说服教育、开导等多种方式,同时指导区劳动监察部门继续积极协调,同时对该公司和当事人各方释难解疑,晓以利害,并且召开听证会,使当事人的意愿充分表达,延长审理期限,在合法的前提下让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各种重点充分的了解,有充足的时间考虑和咨询,缩小双方的差距,最终使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和第三人达成和解。

三、办案心得

利益的根源性、争议处理的焦点转移以及当事人对案件处理的认知差距这三个方面,是不服劳动监察案件处理问题等行政争议案件调解的重点和难点。

利益的根源性在本案中表现为争议的表现是对监察的告知不服,其实质是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和第三人之间劳动纠纷。劳动纠纷是现实中较为常见的纠纷,企业事业单位等用人单位与职工建立劳动关系后,由于各种原因,双方之间产生纠纷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如果双方通过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依法对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争议案件进行居中公断,即使对此不服最后都能通过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解决。而劳动者一旦按照劳动监察程序举报投诉,由于劳动监察处理该类案件时缺乏司法体系的有力支持,一旦劳动者或用人单位对该处理不服,即使最后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也仍然无法解决根源性的劳动纠纷问题。

争议处理的焦点转移在本案中的表现为,本案系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对其和第三人之间劳动争议处理不服转化而成的行政争议,因此需要正本归原,将矛盾的焦点引回到劳动争议的处理上来。向杭州某某装饰公司剖析案情,让其知晓行政争议的处理相关规定及法律后果,让其将焦点回归到对公司纠纷的争议上。

当事人对案件处理的认知差距在本案中的表现为,涉案公司一开始认为是内部的承包关系,汪某早就把劳动报酬预支,公司再支付等于重复支付劳动报酬。后期在公司委托律师的协助下,公司法人认知逐步统一到案件处理上,只是对双方的金额大小产生争议,有调解的可能。因此无论从复议办案机关,还是原行政行为处理机关,对于可能调解的处理态度都是尽量调解,想尽办法从根源上解决劳动纠纷。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